大豆黄卷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高卫萍公式定价模式下走私犯罪故意的认 [复制链接]

1#

高卫萍公式定价模式下走私犯罪故意的认

文献来源

陈晖主编:《海关法评论》(第九卷),法律出版社年版。

《海关法评论》是由上海市法学会海关法研究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年度性海关法学类专业学术出版物,至今已由法律出版社连续出版10卷。主编为上海市法学会海关法研究会会长陈晖教授。评论设有“海关法专题研究”“海关法比较研究”“海关法判例研究”“海关法域外视野”“走私犯罪研究”“海关法研究综述”等专栏。目前,《海关法评论》已由中国知网和北大法宝全文收录。

作者简介高卫萍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主审多起在全国、上海市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刑事案件,如“浦东机场爆炸案”,“网红面包案”“乐高案”,全国首例走私鱼鳔案,上海首例违规披露重要信息案等,曾获个人嘉奖、“邹碧华式的好法官”、“查处侵权盗版案件有功个人”等荣誉称号。

正文

公式定价模式下走私犯罪故意的认定

--以大宗货物延期点价情况为视角

[摘要]公式定价申报进口过程中,大宗货物的进口商或者进口业务操作人因大宗货物价格被普遍看低,以临时价格作为实际成交价格进行申报,但之后较长的时间里大宗货物的实际成交价格比临时价格高导致漏税,进口商或者进口业务操作人仍沿用原来的操作方式,未向海关报告进行及时补税,应认定具有走私犯罪的故意。

[关键词]公式定价;大宗货物;延期点价;走私故意

年,海关总署在年第11号公告(即《关于公布海关审定公式定价进口货物完税价格的有关规定》)的基础上进行修改,出台了第15号公告[1],公告中明确了公式定价的含义,即向中国境内销售货物签订的合同,贸易双方并非以明确的数值约定货物价格,而是以约定的定价公式确定货物结算价格的定价方式。这里的货物结算价格,也就是平时所说的实际成交价格。公告中明确了结算价格的确定须以一定的公式推导出,而不能仅受数量、成分含量的影响,否则不适用公式定价的规定。在实际操作中,对于符合公式定价的进口货物,进口方应当在报关单备注栏内注明公式定价,并提供相应的备案号,经海关备案的公式定价进口货物在进口申报时,结算价格已经根据定价公式确定的,海关以结算价格为完税价格;结算价格尚未确定的,纳税义务人在向海关提供税款担保后,可以先行提货,待结算价格确定后,海关以结算价格为基础审定完税价格。

一、公式定价的特点

公式定价与一般定价模式不同,贸易双方并非以明确的数值约定货物价格,而是以约定的定价公式确定货物结算价格。公式定价案件有以下特点:

第一,公式定价通常出现在大宗商品交易中,且按照公式定价确定的结算价格往往与商品期货合约价格相关联。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公式定价进口货物常见商品名单》,其中包括黄大豆、未锻轧的非合金铝、铜矿砂及其精矿、石油原油及从沥青矿物提取的原油等,这些商品多为大宗商品,贸易双方往往会以期货盘面如(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作为定价参考,约定的定价公式以期货合约价格作为变量。

第二,公式定价可能存在两个价格。公式定价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进口时贸易双方已经确定了结算价格,这种情况下公告中规定可以不用向海关申请备案,另一种是进口时贸易双方还无法确定结算价格的,这种情况下买方必须备案而且还需进行二次申报。在此情况下便存在两个价格,一个价格是贸易双方根据进口时的行情确定的暂定价格,该价格用于进口的临时申报。另一个价格为最终的结算价格,该价格的确定贸易双方往往会结合期货盘面的价格,约定以某一时间范围内期货盘面价格的均值等确定结算价格。

第三,报关时的货物价格具有不确定性。如上述第二点所述,进口方在申报时,贸易双方对最终结算价格可能尚未确定。进口方须以临时价格进行临时申报,同时缴纳一定的保证金后要求海关放行,待结算价格确定后再向海关进行二次申报,所缴纳的税款结合保证金进行多退少补。

第四,公式定价申报方式较为繁琐,可能导致一些进口企业进行违规操作。一般贸易方式下申报进口货物,只需进行一次申报。而在公式定价模式下,往往涉及二次申报,且二次申报间隔时间较长,最长可达6个月。实践中,一些进口企业会出于通关便利、节约报关时间、提高资金使用率等方面考虑,直接以临时价格作为最终结算价格进行违规申报,结算价格确定后因出于前期已违规考虑也不向海关告知,也不弥补少缴的税款导致偷税漏税。

二、延期点价中走私犯罪故意认定的实务案例

如上所述,一些进口企业在实践操作中出于某些方面的目的,以临时价格作为结算价格进行申报,从而导致少缴税款。由于大宗货物的交易既涉及现货贸易,同时可能伴随着期货交易,现货贸易中交叉着期货贸易,交易模式尤为复杂,这种情况下如何认定走私犯罪故意,往往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现结合司法实务中的案件予以进一步探讨。该案件的基本案情为:上海某生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生物公司)授权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贸易公司)进出口部具体负责某生物公司及其下属各子公司的货物进出口操作业务。年1月至年5月,在某生物公司及某贸易公司进口大豆的过程中,某贸易公司进出口部员工、冀某某接受某生物公司采购中心负责人沈某某的点价指令后,在明知公式定价进口货物正确申报方式的情况下,以临时价格作为进口货物的实际成交价格向海关进行申报。相关货款按照临时价格先行向外商支付,差额货款则在确定实际成交价格后再向外商支付。经核定,某生物公司采取上述方式申报进口货物共计50票,偷逃应缴税款共计人民币,.07元。年10月14日,某贸易公司总经理及被告人冀某某代表被告单位某生物公司主动至侦查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交代了上述犯罪事实。年8月28日,某生物公司向侦查机关缴纳暂扣款80万元。

公诉机关指控认为,某生物公司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为谋取非法利益,将未确定实际成交价格的公式定价货物按照价格已确定的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偷逃应缴税额达66万余元;冀某某作为某生物公司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具体实施上述犯罪行为,某生物公司和冀某某的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辩方提出:1.本案系因特定时期内的国家政策限制引发,国内企业在当时不允许参与境外期货市场操作,而全球大豆价格被看空,为对冲风险被告单位只能委托作为现货交易的外商进行同步平行操作,并以贸易之名结算期货操作损益,引发现货交易与期货损益结算混淆,本案中“延期点价”是用来确定期货市场的盘面价格,并不是确定现货交易的成交价格,从点价保证金的约定、预付款和保证金的结算形式及账户不同等方面均反映存在期货交易,而“延期点价”产生的收支不是现货交易的差额,因此冀某某向海关申报的“临时价格”即为现货的实际成交价格;2.被告单位筹划主板上市,合法经营系被告单位发展的需求,且66万余元占同期进口货物税款的比例极低仅1.6%,主观上不存在走私的动机,另外走私故意应在申报时就形成,被告单位和被告人对延期点价是否会造成少缴税款以及正确的申报方式均不明知,被告单位在年公司内部核查前并不知道相关情况,年4月经内部核查形成风险自查报告并得知相关情况,后立即停止了延期点价的操作方式,被告单位及被告人主观上属于疏忽大意的过失,不具有走私低报的故意。据此,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均应为无罪。

一审审理期间,公诉机关撤回对被告单位某生物公司的起诉,认为被告人冀某某仍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提出因证据不足或证据发生变化、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撤回对被告单位的起诉意见及理由,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冀某某作为某生物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某贸易公司进出口部的负责人,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为谋取非法利益,将未确定实际成交价格的公式定价货物按照价格已确定的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偷逃应缴税额达66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结合冀某某具有自首的法定情节,同时具有缴纳罚金等酌情从轻情节,一审法院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冀某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1年6个月,并处以相应的罚金。一审裁决后,某生物公司及冀某某均未提出上诉。

三、案件中的法理分析

上述案例系近两年来少见的具有一定典型意义的公式定价模式下的走私普通货物案件,案涉多个争议焦点,尤为突出的是:1.延期点价确定价格的性质,是现货贸易的结算价格还是期货交易的价格;2.单位主体及单位的走私犯罪主观故意的认定;3.个人走私犯罪的主观故意认定,以及能否构成走私罪。

(一)延期点价确定价格的性质:现货贸易的结算价格还是期货交易的价格

点价交易是现货购销时的一种定价模式,延期点价(在本案中辩护人称二次点价)则是指先将货交付买家,在交货时不确定价格,然后根据商品市场价格变动情况再进行定价收钱。一般意义上讲,无论是点价还是延期点价,均是确定现货交易价格的定价模式。但辩护人也提出了案发时期属于特殊时期,买卖双方之间所谓的“点价”已经与一般意义不同,为此还提供了专家论证意见书,以进一步证实其辩护意见。

对于类似案件中如何区分“延期点价”确定的是现货结算价格还是期货交易价格,应从以下几点考虑:一是审查案卷中的客观证据,通过客观证据与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的印证性,以查明具体交易模式。经审查,本案中客观书证如贸易合同、补充协议、资金账户和付汇凭证所反映的情况,能够与证人证言、被告人的相关供述相互印证,证实临时价格不是最终成交价格,外商邮件中的“最终价格”即为实际成交价格,延期点价后的差额系向外商补付的货款,并非期货损益。二是要求辩方提供相应的证据以证实期货市场交易情况,如外商的证言、期货市场的交易明细等证据材料。另从法益保护角度来看,案发期间我国法律禁止国内企业在国外市场炒期货,即使存在这种非法交易也不被法律允许,所产生的经济利益亦不能被保护。

(二)单位主体及单位的走私犯罪主观故意的认定

在公式定价的案件中,往往涉及一些集团型的公司架构。集团母公司授权某一子公司为集团内部开展大宗商品的进出口业务,如果子公司的具体操作人员采取以临时价格作为结算价格申报,这种情况下母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责任,以此能否认定母公司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的单位犯罪。对此,实践中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母公司作为走私货物的货主,走私犯罪利益归属于母公司,子公司获得母公司授权从事大宗商品进出口业务,子公司员工的操作行为可间接代表母公司的单位意志,母公司在事后内部审查后得知子公司员工违法操作产生少缴税款的后果,但未将相关情况告知海关也未补缴税款,根据相关规定,可以视为母公司对这种不法行为的追认,可认定为单位犯罪。另一种观点认为,涉案货物进出口操作人员系子公司员工,母公司虽有授权子公司负责进出口业务,但母、子公司确系两个独立的主体,子公司员工的行为不能直接代表母公司的意志,另有证据表明母公司及子公司主管人员均在事后才得知情况,因此不能认定母公司具有走私故意。

对于本案的处理采用的是第二种意见。首先,单位主体上,冀某某系某贸易公司中具体负责进出口业务的人员,并非某贸易公司主管人员,仅能代表某贸易公司的意志,不能直接代表某生物公司的意志;而某生物公司采购中心的负责人沈某某虽确定采购价格,让冀某某向外商转达点价指令,但对冀某某以何种形式报关的,现有证据并无法证明沈某某系明知,因此某贸易公司与某生物公司虽有关联,但确属两个独立的公司主体,单位主体直接认定某生物公司存有问题。其次,在单位犯罪上,根据冀某某的供述,多名证人证言,以及风险核查书等证据,证实以临时价格作为实际成交价格向海关申报进口系由冀某某本人确定,某生物公司的确在冀某某实施具体操作时不知情,冀某某事后也未向上级汇报,直至某生物公司于年年中内部审查时发现报关价格与实际支付给外商的货款不一致,才得知具体情况,并要求在之后的申报过程中不再采取相同的方式。根据市高院有关走私案件审理的相关指导意见,集团(总)公司事前不知情,事后亦未予追认甚至明确表示反对的,因部分或个人的行为不能体现集团(总)公司的意志,依照主客观相一致的定罪原则,即使违法所得全部或大部分归集团(总)公司,也不应认定集团(总)公司具有走私犯罪的故意。某生物公司虽然在明知情况后未告知海关也未补缴税款,但这种不作为的方式不能代表某生物公司对冀某某的低报行为系事后追认。要认定单位追认,应有法律规定且单位必须要有具体的作为行为,本案中单位事后明知未补缴税款的行为,不能认定具有走私故意,不能构成单位犯罪。

(三)冀某某主观上是否具有走私故意

冀某某在侦查阶段供称,由于当时全球对大豆市场看空,其以临时价格报关应该不会少缴税款,但实际情况是,大豆价格上涨,最终价格比临时价格高,冀某某作为长期从事进出口业务的人员,在实际成交价格产生之后,明知申报价格比实际成交价格低,导致少缴税款,但其未向海关报告,也未向公司高层汇报情况要求补缴税款,反而在之后的报关过程中仍沿用相同的做法,以至于涉案50票货物均涉及低报,其主观上已不是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危害后果,而是对会产生少缴税款的结果有着明确的认识,具有走私的故意。

尾注[1]海关总署年第15号公告,即《关于修改公式定价进口货物审定完税价格有关规定的公告》。END

上海市法学会海关法研究会

编辑:朱秋沅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